藏獒神话消亡史:冒险、暴富与泡沫

2019-05-29 23:11:55 89

1969年,美国探险队员巴利毕索普从喜马拉雅山麓带回去一头纯黑色藏獒。

玩探险的圈子,大多是些精力旺盛,好奇心重的硬核男子。马可波罗笔下“体大如驴,奔驰如虎,吼声如狮,仪表堂堂”的藏獒,他们以前只听过没见过,这回终于亲眼看到了,纷纷为之怦然心动。

藏獒神话消亡史:冒险、暴富与泡沫

藏獒神话消亡史:冒险、暴富与泡沫

由于这一批人的推动,格林童话阅读题及答案,美国人民觉得藏獒这种狗可真是牛逼坏了,给起了个“来自世界屋脊的神犬”的名号。

但70年代美国人民的日子也不好过,两次石油危机重创经济,并没有余粮拿出来投机炒作藏獒。

直到80年代,随着经济复苏,投机客们终于有钱把藏獒贩卖进美国,各种协会和比赛也出现了藏獒的身影。

把藏獒从西藏搞到美国是件苦差事,也很费钱。加上藏獒来到美国后,自带世界屋脊的神秘感,价格很快就被炒起来。

本来炒起来就炒起来,跟中国大陆没什么关系,可坏就坏在一名台湾演员身上。

1983年,台湾当红小鲜肉,《昨夜星辰》男主角张佩华从美国买了一只藏獒并带回台湾,这只叫乔克的藏獒花了他120万台币,相当于一部戏的片酬,能在台湾买一幢楼房。

藏獒神话消亡史:冒险、暴富与泡沫

阴郁派小帅哥张佩华

藏獒神话消亡史:冒险、暴富与泡沫

藏獒神话消亡史:冒险、暴富与泡沫

妥妥的爱狗人士

可以想象,假如吴亦凡抱着一条天价狗出现在媒体面前,这条狗还是大家从没见过的品种,广告效果会是如何的skr。

当红明星做背书,加上惊人的价格,藏獒迅速在台湾走红。

一时间,凡是有藏獒出现的狗展,场场爆满,台湾中南部爱犬人士集体包车北上看藏獒。

由于藏獒当时还只能从美国引进,相当于有两个中间商赚差价,到台湾后就更贵更稀缺了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80年代末台湾一犬风行,一只藏獒幼犬能卖到20万到30万台币,种犬的配种费也高达20万台币。

藏獒神话消亡史:冒险、暴富与泡沫

20万台币相当于一个什么概念?纵使80年代末台湾经济起飞,成为“亚洲四小龙”,也是一个高级白领不吃不喝一年的总收入;换算成人民币,当时约为4.35万元,而那会大陆的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还不到1300块,农民年均收入只有600块,34个城镇职工或者73个农民一年不吃不喝,才能买起一只品相一般的藏獒幼犬,哭了。

敏锐的投机客,很快就想到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大陆。而此时,大陆还对这条“致富弯道”一无所知。

2

1985年,当福建商人拿着几张藏獒的照片找上门时,河南农民王占奎只觉得一头雾水。

王占奎并不知道,多年以后自己会成为“中国藏獒之父”。

藏獒神话消亡史:冒险、暴富与泡沫

藏獒之父王占奎,河南巩义市涉村镇人

王占奎算是懂狗的内行。1983年,他开办了国内第三家个体养狗场,因为养德国牧羊犬而小有名气。

福建商人希望王占奎能找到藏獒这种狗,再转卖到台湾去。

但王占奎却不认识这种狗,留了个联系地址就让对方先回去了。

后来,当地供销社主任告诉他:“巩义有个劳改犯刚从西北回来,带的那条狗也许是藏獒。”

王占奎闻讯去找,看到一只从未见过的大狗,正拖着个磨盘在院子里疯跑,力气极大。

震惊之余,他拍下照片寄到福建,对方回信:这就是藏獒。

藏獒神话消亡史:冒险、暴富与泡沫

1986年春,带着跟福建人签好的合同,王占奎第一次进了藏区。

上世纪80年代交通不便,王占奎走了整整两天,当地海拔接近4000米,晚上几个人头疼得睡不着觉,当时连这是高原反应都不知道。

十几年后,你随便走进一家獒园,每个老板都能给你说上一段去藏区找獒的艰苦过程和奇闻秘事。

很多真真假假的故事,正是从王占奎这批先行者的叙述中衍生出来。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藏民非常淳朴,王占奎来到当地才发现原来藏民不卖狗。

你要是去藏民家,说很喜欢他的狗,那很好,藏民很高兴。但你要说买狗,就是俩字,不行。

藏獒神话消亡史:冒险、暴富与泡沫

藏獒神话消亡史:冒险、暴富与泡沫

因为藏民全员佛教徒,他们觉得花卖狗的钱,就跟吃老祖宗的肉一样,缺了八辈子德。

没办法,王占奎只好四处打听,终于找到一个以物易物的辙。

他在县城买了收音机、电灯泡等,花了45天时间,跟牧民换来23只藏獒。

23只藏獒被拉回河南巩义,王占奎留下了3只母狗、2只公狗,这5只狗成了王占奎藏獒养殖场第一批种犬。

余下18只藏獒,交付给福建商人,它们被运到福建,再偷渡去了台湾。

把那些收音机、电灯泡换算成人民币,一只藏獒付出的成本从50元到200元不等,转手卖出去则高达7000元一只。

这意味着,在万元户可以成为致富典型、可以上报纸的80年代,王占奎成了十万元户。

第一次把藏獒带到内地,王占奎就制造了一个财富神话。

3

1994年,摇滚歌手、大帅逼郑钧发行了一张名为《赤裸裸》的专辑,其中有首歌叫做《回到拉萨》:

回到拉萨

回到了布达拉宫

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

在雪山之颠把我的魂唤醒

藏獒神话消亡史:冒险、暴富与泡沫

郑钧

这其实反映了当时的一种社会思潮,八九十年代涌现出了一大批关于西藏的小说、诗歌。

究其原因,一个是因为当年前往西藏,远不如现在这么方便,使西藏的宗教和人文保有极强的神秘感,神秘感意味着有逼格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