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民间艺人与淮北大鼓的故事

2019-04-19 08:23:32 164

  “哧咚咚,哧咚咚……够不够三百六,敲多了是饶头!”一面鼓、一副板、一张嘴,这就是淮北大鼓的全部家当,但是这种以唱为主、说为辅的艺术形式,却因为其高亢婉转的唱腔、诙谐幽默的语言以及浓郁的地方特色,而深受大众喜爱,特别是在淮北地区,广受欢迎。

  那一次的演出大获成功,演出后一位老观众跑到后台激动地告诉曹廷虎:“听了你的鼓,又想起了几十年前。”

  1976年,凭着自己淮北大鼓的本事,曹廷虎考入蒙城县曲艺队,成为家乡小有名气的艺人。然而,他没有料到,自己正处在这门艺术的一次历史拐点当中。上世纪80年代后,随着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、各类曲艺形式的丰富特别是电视、电影的普及,淮北大鼓的市场开始萎缩了。

  “走不动,也要听段淮北大鼓”

  “在后台准备时,我偷偷跑到化妆间哭了一场。”曹廷虎告诉记者:“唱了一辈子大鼓的父亲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上一回电视,如今,我帮助父亲圆了这个心愿。”

  “那个时代的农村,往往三个月才能看一场电影,所以,淮北大鼓书,成了村里最大的精神食粮,每年秋收后到春节前,大鼓艺人走街串户,是最抢手的人,经常这村还没唱完那村就来请了,所以一出门,往往得准备不少衣服,因为这一出门,不到两个月,回不了家咧。”

  1995年,安徽电视台录制淮北节目,需要一位会大鼓的民间艺人,淮北市电视台一位编导推荐了曹廷虎,曹廷虎一口答应,但是心里却没底,毕竟自己多年没上过舞台。摸着鼓架,心里感慨万分,一个星期的准备,曹廷虎再次走上了大舞台。

  不仅仅在内容上曹廷虎迸发出惊人的创作力,在形式上,他也开始注意创新。2004年,淮北市春晚,他与其他几位艺人推陈出新,创作了《乡韵乡情唱相城》,将传统的坠子书、琴书、淮北大鼓结合在一起,10分钟的演出,得到了观众最热烈的掌声。

  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,曹廷虎深深地爱上了这门边走边唱的艺术。绵延数百年的大鼓艺术,曹廷虎正式成为其中的“血脉”:“何”、“教”、“永”、“圆”、“明”、“志”、“立”、“中”、“长”、“信”,曹廷虎成为第二十代“志”字辈弟子,改艺名曹志安。父亲更将自己唱大鼓的家当送给了曹廷虎,“老一辈人的这种方式,就代表了将大鼓的希望和未来交给了我们。”曹廷虎告诉记者。

  1980年,曹廷虎所在的蒙城县曲艺队解散,他考入了蒙城梆剧团,改演梆子戏。

  “哧咚咚,哧咚咚……够不够三百六,敲多了是饶头,今天俺要说的是……”12月12日,在淮北濉溪老街,支起鼓架的曹廷虎,鼓槌刚一落下,记者就好像看到了另外一个曹廷虎,一扫采访时的不善言辞,眼前的曹廷虎,他的天地里似乎只剩下了淮北大鼓。

  “老艺人逐渐减少,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很多也都转行干了别的,青年人才更别说了。”曹廷虎告诉记者,过去一个训练班的100来号人,越唱越少,最后就剩下他一个。1988年,曹廷虎调入濉溪县梆剧团。

  曹廷虎出生在安徽省蒙城县,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大鼓艺人,也是蒙城县曲艺家协会会员。从5岁起,曹廷虎就跟着父亲学习大鼓说唱,“一路行、一路歌”,曹廷虎跟随着父亲四处演出,见证了淮南大鼓的辉煌时期。

  曹廷虎说到这里,微微地闭起眼睛,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时代,看到了乡亲们围着大鼓艺人大声吆喝的场面:“就算走不动,也要听段淮北大鼓,那时父亲走到哪个村,全村男女老幼,没人缺场子!”

  曹廷虎创作的大鼓,成了政府支持的送戏下乡的重头戏。不仅仅出新,还要推陈:为了整理淮北大鼓,这几年,曹廷虎有时间就往乡下钻,通过询问一些老艺人、经常听大鼓的老观众,他已经整理出十几个老段子,《秦琼卖马》、《陈元打擂》……这些经典的老段子,得以重新走上舞台。

  “我愿意把一生献给它”

  12月11日,记者采访到了淮北大鼓的嫡传艺人,现在濉溪县文化馆任职的曹廷虎。从辉煌到衰落再到重新走向农村市场,获得观众认可,曹廷虎告诉记者,自己是淮北大鼓这段历史的见证人,而如今,他为了让这门传统的曲艺再现风采,正在不停地奔走。

  虽然没法和以前一样,一路行、一路歌,但是曹廷虎心中的大鼓梦从未舍弃。

  虽然是寒冬,不一会,他的身边便聚起了听众,略带沙哑却格外高亢的嗓音伴随着鼓声越飘越远。作者:朱磊

一位民间艺人与淮北大鼓的故事